得了便宜别卖乖

最近,“高中生造出无人自行车获丘成桐奖”的报道引发关注,声势很大,有一些文章把这位高中生快吹到天上去了。

小镇不由得有些纳闷,某些人是真傻假傻?先不说这所谓的“无人自行车”含金量到底多少,自个怎么做出来的不知道吗?还敢这么嚣张的自吹自擂?甚至自诩为自行车版的特斯拉?

这个社会当然不是完全公平的,总有些人依靠自己的特殊资源获得独特的机会,这不公平但也没啥可说的,但是拿到好处少卖乖,应该是聪明人基本的素养,否则就一定会付出代价。

比如仝桌高考舞弊还在直播间里大肆宣扬,又比如翟天临作为堂堂“学霸”“北大博士后”在直播间里说“不知道什么是知网”。坑爹的就更多了,比如很久之前的“我爸是李刚”等等。

有钱有权家庭,应该把对孩子的低调教育作为第一优先,家长本身更不要太飘,一定要反复提醒自己做的事不适合放在聚光灯下。否则在互联网时代,早晚是个大雷,不单单害了自己家,还会坑了那一串的人。

当然,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了就是做了,风险只会一直存在。

回到这个高中生发明的“无人自行车”,先不说技术含量到底有多高,仅仅那十几页的论文,小镇自觉难度不低,就像这位高中生自称的,花了近一年的时间造车,还自己编写代码、做仿真实验、不断调试系统等等,如果是这个高中生自己研究出来的,或者在指导老师指导下基本独立完成,那都称得上人才二字。

只是可惜,有些谎话自己说的多了,可能自己都信了,以至于忘了淘宝上就售卖几乎一模一样的无人自行车,所使用的代码也是别人的开源代码,这辆所谓的自行车版的“特斯拉”,不仅没有科技含量,还涉嫌抄袭。

自己玩玩当然非常值得肯定,但是拿来参赛获奖还大肆宣扬,那就不对了,总不能把所有人当傻子。

从2012年开始,清华大学已经对丘成桐获奖学生开设特殊通道,获奖者可以得到入选清华“拔尖计划”的机会,在高考中,将享受最高降至一本线的录取优惠。

清华大学采取这种特殊招生,也是丰富招生渠道,让更多具有天赋的人接受一流教育,但这必须严卡审核关,否则就会被某些人钻空子。

类似的事在海外已经很普遍了,比如美国。

美国的大学和中国是不同的,真正体现了什么叫“资本主义”,尤其是名校,招录的体系很复杂,什么社会活动、奖项、资产、学科偏好等等,但是归根到底就看三个:

社会地位、钱、才华。

任何一所大学都非常重视人才,只要个人有才华那自然要招录,要靠这些人撑起学校的脸面。但大学也需要通过学校和学生的关系,同社会各界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搭建一个利益共同体。

所以才会有很多名校,对自己校友的孩子额外提供录取名额,要的就是代代相承,打造小圈子。

从这点上,丘成桐奖就很有意思了。以一名美籍华人数学大师命名,天然的具有了学术的权威性,依托丘成桐教授在美国的影响力,打通了进入美国名校的路。

而对美国名校来说,不管获奖者是自己完成的,还是家里支持,那都是自己希望获得的学生。靠自己,那无疑是有才华;靠家里那就更好了。

历届获奖的人,确实有很多有才华的人,但是只有才华是远远不够的,丘成桐奖是以研究报告形式呈现,这就意味着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对于一名高中生来说,光学习高中的知识已经很难了,更不要说专门去钻研。

就比如这个“无人自行车”,就算只是买到一辆无人自行车,然后自己复制现成的代码,但光调试、编写论文、准备答辩,恐怕也得好好学习两三个月,这还得是有人教的情况下。

获奖实质就是家庭实力的体现,比如说今年国内获奖者,指导老师大多数是高校的博导或者类似层级,仅仅这一点就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层级。

在评奖过程中,很多人都获利了,丘成桐教授得利,支持企业得名,诸多有资源的中学生家庭得实惠,海外高校们也可以找到心仪的目标。

可以说皆大欢喜。

本来如果只是作为通往海外高校的敲门砖那没什么,毕竟海外玩的就是这个套路,绝大多数中国考生高考的目标也是国内大学,没什么矛盾。

而且在几年前,由于之前自主招生发现一些高中生大量刷论文,甚至一年发几十篇。国内已经开始对这类评奖严格打击,禁止在高考中不当获利,本身已经没太大影响。

但是偏偏这位凭借无人自行车获奖的,不知道父母怎么想的,各种造声势,一些吹捧文章很显然是专门组织写的,非常有流量思维,结果就是典型的“人怕出名”,引起广泛关注,一些问题也就藏不住了。而获奖本人还要继续参加“春季”高考,当然就会有人质疑是不是计划凭这个奖以低门槛直接进入清华。

以涉嫌抄袭、造假的方式参赛,竟然还能通过一众知名科学家的评选,没有人质疑,顺利获奖,这背后怎能不让人揣测呢?

时代已经变了,公平的要求越来越高,信息也越来越透明,有些人的玩法该改改了,不要总把人当傻子,有些路子,本来就是用来出国的,就不要回过头来抢普通人的机会了。

最起码的底线是,不要占了便宜还卖乖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