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应该试着玩玩游戏

小镇是玩电子游戏长大的,红白机、小霸王、大型街机、文字MUD游戏、索尼PS游戏机等等,单机、网游、手游也都没落下。

事实上,玩游戏并没有让小镇变得沉迷,什么也没耽误。但未必适合所有人,节制、坦然才是玩好游戏的关键。

几十年了,社会对于游戏的口诛笔伐一直没有停止过,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一个事实:玩游戏的人越来越多了,已经从过去的非主流变成了主流。

尤其是2015年后智能手机普及后,手机游戏的盛行让游戏用户数量暴增。

在小镇小的时候,玩游戏还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门槛不低,就算到了大学玩游戏的人也并不太多。但是现在不同了,2020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已经达到6.65亿人,同比增长3.7%,游戏已经成为了社会的主流,2021年EDG英雄联盟夺冠,在很多地方尤其是高校引起轰动,央视新闻也专门发文庆祝。

英雄联盟动画主题曲《孤勇者》更实现了游戏衍生、破圈联动,充满着力量。

游戏变得更加方便、随处可得,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与游戏接触已经成为必然。80后、90后这两代人在游戏中长大,也对后代的教育产生了影响,游戏将越来越成为无可回避的事。

有些事堵是堵不住的,如何利用好游戏,减少对孩子和自己成长的负面性,让游戏帮助我们成长、放松,是更加需要好好思考的。

更重要的是,游戏已经不仅仅是娱乐了,甚至有可能成为未来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之一。这里说的可不是现在各种吹嘘的“元宇宙”,那些东西估计也就再吹1、2年,本质仍然是收割韭菜的资本陷阱。

但是游戏技术必然会更加重视,游戏的本质就是交互和体验,说白了就是模拟一个个现实世界不太容易接触或者不可能接触的世界。

游戏完全可以应用于很多行业,发挥非常巨大的作用,说改变世界也并不为过,不仅仅改变我们的生活,甚至还将成为科技进步的关键支撑。

这并不是说梦话。

科技的进步可以通过国家不计成本的大力扶持,比如战略性的两弹一星,但是全面的进步,一定要满足足够的市场需求,能够形成投入-产出-再生产的闭环,说白了就是能赚钱,大量的赚钱。

游戏产业就是一个绝佳的商业应用领域,甚至找不到第二个能像游戏这样支持科技进步的场景。

比如为了玩到更好的游戏、画质更好,就逼迫芯片等电子硬件不断提升,而人工智能、计算机技术、3D图形技术、逻辑算法等等技术也在飞速进步,为整个人类社会提供了无数的软、硬件工程师,这些工程师可以将原本应用于游戏的技术和设备应用到其他领域。

举几个例子:

比如游戏引擎,通过模块化设计,可以大大减少游戏开发的难度,通过设置基础的参数,模拟出一个个不同的世界,可以做很多事情。

比如拍电影,现在有的游戏大作实时渲染的画面已经是电影级的了,过去拍摄电影还要辛苦搭建场景、后续还要繁重的后期处理,现在以游戏引擎为基础开发专门的电影拍摄虚拟引擎,搭建虚拟的世界,在游戏里就可以完成大量拍摄工作,这对于电影拍摄是革命性的。

又比如自动驾驶,任何智能都必须通过天量的学习才能成长,一个比较成熟的智能驾驶系统需要积累超过180亿公里的驾驶经验,还需要极为复杂的测试环境,就算一个测试员一天测试10个小时,那也需要8万多年,如果想压缩在2年内完成,考虑到轮休,需要至少5万名测试员,这是难以承受的成本,而任何国家也不会允许这么多的测试员上路测试。

现在难题有了新的解法,很多朋友应该玩过赛车游戏,又或者玩过GTA5这样带有驾驶元素的游戏,我们在游戏里开车本质上就是在模拟,那么为什么不能用于培训自动驾驶系统呢?毕竟模拟飞行已经成为培训飞行员的必修课。

英伟达已经搭建了模拟地球,也有很多自动驾驶公司专门引进了游戏开发人员,就负责搭建一套适用于自动驾驶培训的虚拟世界。有一家公司每天在游戏世界里进行着上千台车、几百万公里的自动驾驶模拟训练,大大缩短了自动驾驶系统培育的周期。

当然,完全的线上化也不合适,线下的测试还是要进行的;但是线上的模拟测试也可以极为方便的创造各种奇奇怪怪的测试场景,这些场景在现实中是很难遇到的。

又比如规划设计,很多朋友可能玩过城市天际线、凯撒大帝之类的模拟建设游戏,其实对于现实的规划也可以在游戏中进行,比如城市规划、水利设施甚至是灾害评估等。

通过成熟的游戏引擎,设置一个同现实参数基本一致的世界,这个世界可以随便的添加人口数量、加速时间、模拟万年一遇的降雨,以各种苛刻的条件对我们现实的规划进行检验。用学术点的话说就是数字孪生、数字伴生、数字原生,在数字的世界里,从重现现实,到通过数字世界解决现实问题,再到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我们已经行动起来了,比如在水利领域,国家专门出台了《“十四五”智慧水利建设规划》,划定了L1、L2、L3三个层级,“十四五”期间要构建覆盖全国的L1级数据底板,还要基本构建覆盖重点河流和重点区域的L2级数据底板,专门选择了12个重大水利工程,先行建设数字孪生工程,这些工程包括三峡、小浪底,也包括南水北调工程。

要做的事本质上跟游戏是一样的,就是虚拟一个数字世界,只不过这个世界追求的是跟现实尽可能一致,在数字的世界里对工程实体、建设、运营、管理等等进行智慧化模拟。

游戏的应用还有很多很多,比如数字制造、建筑设计、实验模拟等等,游戏技术的应用正在加速现实建设和科技研发。

未来的世界必然是数字化的,数字模拟跟游戏本质上是类似的,我们对于游戏的传统观念也需要调整了,这不仅仅是娱乐,更是未来,从游戏中还将成就未来社会运行的基础设施,更将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

可惜的是,中国在这方面并不强甚至可以说很弱,比如游戏引擎可以理解为工业软件的一种,而工业软件恰恰是卡住中国脖子的一个核心领域,被列入了中央定的35个“卡脖子”问题清单。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本周刚刚印发了一份重量级规划:《“十四五”智能制造发展规划》,高度重视工业软件的发展,明确要求,70%的规模以上制造业企业基本实现数字化网络化,实现智能制造装备市场满足率超过70%,工业软件市场满足率超过50%。

说这么多并不是鼓励大家都去玩游戏,任何娱乐都要有度,“适度游戏益脑,过度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这几句话还是要牢记的。

娱乐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娱乐之外,是否能够更多的思考下游戏更大的价值,又或者提前为自己的未来谋划?

国内的游戏大厂,是否也应该思考下到底应该开发什么样的游戏?是继续深挖人性的弱点,无限诱导氪金,还是不断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创造更美好、属于中国的游戏,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更甚至从游戏开发入手,转而去支持智能制造?

选择决定未来。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