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不能成为违法犯罪的遮羞布

本周,某对明星夫妇搞的微商涉嫌传销的事登上热搜,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纰漏了对“TST庭秘密”主体公司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查处的进展。

小镇现实中没见到“TST庭秘密”,但在抖音也曾经刷到过,这两位明星夫妇表演极其浮夸,一些参与者更是对这两位明星极尽谄媚,将这两位说成是帮助无数“宝妈”发家致富的大善人,大肆盛行下跪文化,还洗白说什么下跪者是把这两位明星当长辈。

临近年底,重磅总是一个接一个,不到最后一天谁都不知道最大的炸弹到底是哪一个,毕竟相比薇娅,这两位明星搞得那可厉害多了。

从2013年至今8年,“TST庭秘密”发展到最疯狂的时候会员超过1000万人,即使仅仅按照开卡的2500元计算,那也超过200亿元。

更不要说8年时间,总有老人离去、新人入场,再加上为了完成业绩冲刺,大量贷款、压货,整体规模一时难以测算,顶十来个薇娅没太大问题。果然当明星不如利用明星的号召力赚钱。

当然,现在案子还在办理过程中,小镇也不适合现在就对这对明星夫妇的行为下论断,借着这件事聊一聊传销还有互联网时代的变种吧。

相信几乎所有中国人对传销都不陌生,只要看到传销立刻就会联想到违法犯罪,并且心生警惕,甚至还会对陷入传销的人产生一些嘲讽,总觉得能被传销蒙骗的全是些老一辈的人。

但事实证明,年轻人不要轻易嘲笑老一辈容易被忽悠,传统的线下传销主要上当的就是50、60、70后,但是传销一旦披上了互联网的新外皮,比如搞起来什么“云微商”,那就大大不一样了,80、90后乃至00后照样成为上当的主力军,说白了年龄到了,也就被骗子盯上了。

1. 传销怎么来的?

先做个小小的普及,在中国,传销全部是非法的,合法的那个叫直销。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微商也被认为是合法的,只不过直销和微商中存在不合法。

这个是必须区分好的,这涉及国内外定义的不同。

在台湾可以看到很多讲“传销”的书,这里的传销实际上对应的是我们“直销”或者“微商”的概念,简单地说就是通过打造属于自己的销售组织,经过若干层次的直销商传递到消费者手中。

从实际操作上,感觉“直销”和“传销”很有些相似,这是很正常的,这涉及到一些旧事。

直销最开始诞生于上世纪40年代的美国,被命名为“多层次直销”或者“多层次营销”,然而这个方式天然的就容易导致非法敛财,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美国就出现了以多层次销售为名的非法敛财,当时被称为“金字塔销售”。

这种变质敛财的模式随着美国经济扩张,迅速向全世界传播,上世纪70年代进入日本,再传到台湾被称为“老鼠会”,还引发了著名的“鸿源案”,在上世纪90年代,导致台湾付出了上千亿新台币的代价,大概相当于1990年台湾地区GDP的2%,更可怕的是与鸿源类似的“老鼠会”还有近200家。

台湾的“鸿源案”,是一个非常惨痛的教训,具体不赘述了。跟国内很多骗局一样,加入鸿源的大多数是老人、小孩等弱势群体,攒钱本就不易,结果全进了绞肉机,这里面不乏高知分子。充分证明,无论是“普通人”还是“聪明人”,骗局总是能奏效。

中国大陆的传销最初就是来自台湾,也因为源头不同分成了南派和北派,最靠近台湾的福建以及广西也成为了传销的重灾区。

至今,台湾地区传销仍然极其肆虐,有一个统计说在台湾从事传销相关工作的超过300万人,超过12%的人口,非常难以想象。在传销这种非法敛财的基础上,诞生了更加肆虐的诈骗产业,到现在全世界相当一部分诈骗同台湾有关。

台湾之所以变成这样也有些原因:

一是台湾自从“台独”盛行后,经济越来越不景气,到现在本岛除了芯片很少有拿得出手的产业,大量台湾年轻人毕业就失业,找不到多少靠谱的工作。

二是海外直销早就希望进入中国大陆,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同文同种,非常适合在台湾地区先行积累,再谋求进入中国大陆。

三是现在的台湾地区政府,总想对大陆使坏,有意无意的充当保护伞。

上面三个原因,就导致台湾传销和诈骗的土壤迟迟无法铲除。

改革开放以后,海外传销终于找到了机会,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进入中国,第一家是日本一个卖磁性保健床垫的,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磁性床垫这东西,现在还有很多变种。

当时由于是第一家,中国大陆的市场经济体制也没有健全,工商部门拿不准所以也就没干预,于是这家公司发展极为迅速,很多海外直销、传销组织和公司看到后加大了在大陆的扩张速度。

1990年,雅芳成了第一家以“直销”方式进入中国的企业。

经过几年的乱像,监管也看清楚跟上了,1994年出台《关于制止多层次传销活动中违法行为的通告》,首次对直传销进行约束,1997年实施《传销管理办法》,明确给了传销合法地位,也细化了执法。

但是仅仅一年,各种传销实在太乱了,于是1998年,国办就发文《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正式通令全国取缔传销,由此工商等部门“打传”一直持续至今,在很长时间列为工商部门的头等任务之一。

也是在1998年,为了争取外商投资,也考虑到“多层次营销”已经在美国等全世界应用几十年了,所以专门对10家外资企业单独制定了一套体系,允许这10家采取“店铺+推销员”的模式开展经营,比如著名的安利。

2001年加入WTO,中国必须在3年内履行承诺开放直销市场。为了避免再次回到上世纪90年代乱相,所以就把过去用过的“多层次传销”“传销”等等各种概念统统废除,单独设计了“直销”这个名词,从此,“传销”在中国就全部非法。

随着2005年开始进行直销试点,雅芳、安利就此在全国拓展,在很长一段时间被授权直销的企业只有十几家,直到最近几年才开始放开申请。

搞清楚这个历史由来,就方便大家理解“传销”为什么在中国是非法的,也搞清楚了直销和传销的区别,说白了这就是人为设定的标准。

2. 为什么传销是恶的?

其实无论什么营销方式,都是为了把商品或者服务从供应者卖到最终消费者,这个过程大多数营销方式是正常的市场经营活动,没必要过多干涉,比如最常见的经销商模式。

但是传销是绝对的恶,根本在于传销不能形成闭合的循环。

一个正常的营销模式,比如层级代理或者分级经销体系,基本上不需要从外界获取资源来维持整个系统的运转。

比如一件商品,生产商卖给全国总代,总代卖给省代,省代通过旗下经销商卖给消费者,无论如何设置的,这个层级终归是有限的,各层级分享从生产到最终消费的差价,共担成本、分享利润,商品卖出后获得的收入支持生产者再生产。

这是一个可以自我造血的闭环,别管这里面复杂程度如何,终归是稳定的,有限的利润也就决定了,层级不可能太多,参与者也不能太多。

这就是电商等新销售模式崛起的关键,减少中间环节,尽可能让商品从生产直达消费,并且从中获取利润;微商也是类似的。

但是传销不是,传销如果搞成了普通的卖东西,最终形成一个销售闭环,通过自己商品的品质、参与者的信任去推广,那还叫什么传销,利润也太微薄了。

所谓传销,就是要设置一套体系,激发整个系统的每一个个体都拼命的从外面大量吸收资源,生产到销售中间的层级近乎无限扩张,直到整个社会再也拉不进足够的人和钱去支撑这套体系,然后就是崩盘。

在这套体系,每一个上线赚的都是下线投进来的本钱,每多吸收一些人,层级就会多增加一层,风险也就会倍增,层级越低风险越大,这就是常说的“庞氏骗局”。

说白了,正常的经营是靠经营本身去获得正当利益,而传销靠的是不断吸收外部新的资源,不管外部的资源是如何来的,前者靠挖掘自身潜力,后者靠骗进来更多人接盘。

人终归是有智慧的生物,不可能轻易的就把钱给出去,那就需要进行包装,针对人的弱点定制精准的打法、套路,还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贴上国家、政策、技术的外衣,比如著名的1024项目,又比如开头提到的“TST庭秘密”。

而不同的项目针对的人群是不同的,但随着消费主义的盛行、舆论对于女性权利的歪曲,女性、化妆品成了最大的重灾区。

化妆品是一个可以和传销几乎完美结合的领域:

保质期很长、生产门槛很低、难以证明有效性但也难以说明无效,一般出不了事最多皮肤溃烂,本身又是女性非常喜欢购买的消耗品,再加上爱美的攀比等等,简直完美。

就算有了一支红色的口红,也不会拒绝砖红、粉红、紫红、桃红、番茄红等等,就算有了一个牌子也不会拒绝多几个牌子,有了口红也不会拒绝唇膏,有了唇膏,还有唇釉、唇彩,没有用过没关系,只要曾经买过就满足了,有了新的就可以扔了旧的。

编故事、玩概念,这本来就是传销人员的看家本事,碰到化妆品简直是绝配。更无耻的事,一些传销人员还抓住了在家带孩子的“宝妈”这个群体,充分利用“宝妈”脱离社会的无助、带孩子的烦恼以及赚钱自立的渴望,编出了一套“带着宝妈轻松发家致富”的故事。

一旦陷进这些传销的套路,是很难脱身的,更何况这些传销者本身就已经在进行挑选,比如留下明显的思维漏洞、蹩脚的普通话,就把更加警惕、更加理性的人排除出去了。

于是很多“宝妈”花了188元每支成箱成箱的购买唇膏,浑然忘了这些唇膏毫无名气很多还是三无产品,就算名牌的也不值这个价,怎么可能卖得出去?

焦虑和挫败,不肯承认失败,反而不断将传销链扩大,寄希望拉新人进来填补损失,大多数人最终人财两空,脸皮薄又不好意思宣扬。

 

甚至还有人不甘损失或被过度洗脑,走入了犯罪的深渊

3. 互联网成了新的重灾区

正如前面所说,骗子的骗术也要与时俱进的,不要觉得老一辈上过的当太幼稚,都数字时代了,谁还会用上世纪的骗术骗人?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各行各业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数字对于传统业态的提升极为巨大,这也包括传销等领域。

比如近些年诞生的微商,微商确实合法,但说白了不过是互联网时代的直销,一定要抓住本质,就有很多违法的勾当披上了微商的外皮。

在我国,传销有三大基本特征: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只要有这三个特征任何一个的,都要警惕。

现在一方面有的直销企业开始微商化,一反过去线下直销低调的特点,利用互联网社交优势,在朋友圈、某红书、短视频平台等等大肆散发,什么赚钱快、一个月喜提玛莎拉蒂等等,有的已在海外破灭的骗局竟然改头换面在大陆枯木逢春。

这样的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监管清理。

另一方面,有些传销,也妄图以微商为自己披上一层外衣,利用国家政策去申请直销牌照,这主要集中在直销允许的五大领域“化妆品、保健食品、保洁用品、保健器材、小型厨具”,尤其是前四个领域。

骗术还披上什么“云”“区块链”“元宇宙”的概念,更有的利用明星和流量影响力加速扩张非法牟财,更具有危害性。尤其那种“明星+微商+直播”,毒害育儿母亲等弱势群体的,一定要率先打掉,违法犯罪不会因为纳税就合法了。

互联网从来不是法外之地。

但在人类的贪婪面前,监管再努力也必然会滞后,还是要靠大家自我提醒,需知真正轻松赚钱的门路没谁愿意广而告之,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